当前位置:首页 » 另类小说 » 【怨妇白丽雯传】作者:不详
              怨妇白丽雯传


字数:10964字

              怨妇白丽雯传1

  廿八日,细雨。

  凝望着窗外,细雨纷飞,路上一片寂静,这是高尚住宅区的标记。手中的白兰地,仍然是白兰地,我是酒杯的冰,等会就不是冰。今天三十岁的白丽雯,不是昔日的白丽雯,更不是十八岁的白丽雯。

  十八岁的白丽雯,是一位天真活泼的校花,未来的人生是充满希望,然而这只是希望,是遐想。十二年的转变,让白丽雯成功取得硕士学位,是何等光荣呀 !
  同样那一年,白丽雯双亲继而逝世,人生变幻无常,最失落惨淡的日子,树欲静而风不息………人生呀!

  同样那一年,白丽雯生命中多了一位亲人,就是白丽雯的丈夫==佳成。
  白丽雯失落的岁月里,佳成闯进了她的生命,白丽雯最寂寞的时候,佳成陪伴她左右,他是白丽雯人生旅途中的伴侣,他也是夺走白丽雯处女,的最佳人选。
  佳成被选中了,成功夺走白丽雯二十六岁的处女,白丽雯坚持,直到洞房才献上她的初夜,当然落红了。白丽雯和佳成过了两年,只慕鸳鸯不慕仙的日子,人生灿烂的日子,会有多久呢?

  白丽雯只有两年,是两年,肯定是两年,因为我就是白丽雯!

  我只享受两年的婚姻生活,便要守生寡,我的生命起伏太快了,从最高处跌到最低处,再由最低处升回最高处,这一升一跌足让我,吃了不少镇定剂。
  两年前的今天,二十八日,是我和佳成结婚两周年记念,那天,佳成车祸了 ,医生口中讲述的病况,如上帝宣判一样,佳成性无能,白丽雯守生寡。

  佳成的车祸,让我有了第二个家,就是医院。佳成躺在医院四个月,情绪把他带入了黑暗的空间,沉默寡言。这段时间我以泪洗脸,晚上独自一人,陪伴我的只有往日的照片,和那古老的风铃。出院后的佳成,不再沉默寡言,家里总算多了两句话,就是早安和晚安,对了,还有一个感叹号!  我明白佳成的心情,三番四次想开解他,可是,我无能为力,我恨自已当初,为何不修读心理学?性无能让佳成自卑,性无能让他判若两人,他在逃避空间的折磨,他以另一个身份,取代一家之主的位置,就是==殭尸。

  去年结婚记念日,佳成只留下一份礼物,没有其它的,包括他的人,直到过了记念日,他才会出现。过去两年的结婚记念日,我是怀着一份惊喜和欢笑,迎接我俩的记念日,甚至要花一个月时间,来迎接这二十四小时,幻想收的花是什么颜色?礼物是什么?在那里庆祝?甚至会幻想,当晚做爱几次?有几次高潮?
  还会安排我的经期!


          怨妇白丽雯传2 结婚记念日礼物

  去年我的记念日,佳成对我说了最多话的一次,因为礼物的旁边,放了一张记念卡,是无声的话:「亲爱的太太:我不想勾起伤心的情景,恕我没勇气当面对你说,今日是我俩结婚周年记念,可是,我不敢面你,我对不起你,明天一早我便回来,抱歉!送上一份礼物,希望你会喜欢,对不起!太太!佳成字!」
  拿起了礼物,心里流着眼泪,很不愿拆开它,但又拆开了。我吓了一跳,是一条人工造的假阳具,心里的眼泪流了出来,我相信以前收这份礼物,我会很惊奇甚至喜欢,但现在只会心酸,痛苦!我恨这份礼物,如果我接受这份礼物,便是一位悽惨的女人,我要维持我的尊严,所以我不会接受,我把它藏在柜里,至今未碰过它。

  今晚,是佳成受伤后,第二个记念日,深夜难眠,我独自凝望窗外,盼望佳成会回来,自欺欺人的想法,因为桌子上摆着礼物和一张卡。

  放下手中的酒杯,坐在沙发上,望着桌子上的礼物,我从卡片上的字,知道佳成送上新款,人工造的阳具给我,他怕我对以前那条没兴趣了。这是关心吗?
  是体贴吗?难道我俩之间只有性,性真的那么重要吗?性的确真的对我俩很重要,无可否认我和佳成,开始了第一次性交,就热爱性交,在游泳池,公园,车上都留下做爱痕迹,性的确改变我保守的性格。

  我为了我俩的性生活,我决定三十岁才生育,我想保留一条窄小的阴道给佳成,最后,我的决定原来是错的。我很后悔且惭愧,因为佳成再也没有生育能力 ,因为我的固执,导致他断送香火,然而他至今不但没有怪我,还体贴关心我的生理,送上一条假阳具给我,我应该接受还是不接受?是拆还是不拆呢?

  最近这半年其间,我开始容易性冲动,每当春梦之后,下体总是湿了一大片,我是多么渴望能有甘露,来滋润我的枯燥呀!可是睡在我身旁,是一位性无能,且有自卑感的丈夫,要不拿起龟头亲亲,或利用龟头磨擦我的阴蒂,也可以止止痒,可是我却不敢伤害他的自尊心,我只好抑压生理的折磨,把思想转到别处!
  上帝真会开玩笑,大自然的循环更是奥妙,越不想它就会更容易想起它,我就是被大自然玩弄的小丑,十八个月的平静,让我克服生理的需要,最近这几个月,我可以说是有点反常,内裤总是湿的,萤光幕见到亲热的埸面,乳头,阴蒂 ,阴道更是痕痒难当。每当我换衣服,脱乳罩碰到乳头,它就会硬起而见还会涨大 ,这滋味实在难受,遇上排卵期,内裤上的分泌物是又湿滑,又痕痒,冲凉更不敢碰到敏感的阴蒂,也许我是受了高等教育,心理上不能接受手淫。

  为了这个问题,我请教了我的妇科医生,她是一名女医生,叫艾美沙。
  艾美沙是我要好的同学,她很同情我的遭遇,时常安慰我,她告诉我手淫是正常,还鼓励艾美沙我试试,不过,在我的坚持下,她只好放弃指引,而给了我一些药物,是控制生理作用,她也告诉我吃了此药,乳房会慢慢变小。

  吃了两个月的药后,我的乳房小了一个杯,我吓了一跳,马上停止服用药物 ,向艾美沙求救,她说药物是控制,我体内的荷尔蒙,所以乳房会变小,她叫我不必担心,只要经常抚摸刺激体内的荷尔蒙,乳房很快可以恢复原状。  怨妇白

           怨妇白丽雯传3 自我抚摸篇

  我趁佳成上班的时候,拉下所有的窗帘,我觉得有犯罪感,所以不敢亮着灯而把灯熄了,我依照艾美沙所教,把衣服全脱光,乳罩和内裤全部脱掉,睡在床中央,我还是头一回,自已脱光衣服在床上抚摸。

  我准备一切之后,拨了电话给艾美沙,她通过电话教我,她要我将双手高高举起,双腿大字形分开,做一次深呼吸,然后放软双手在乳房上轻揉,用手指揉乳球下部,然后慢慢用掌心轻轻擦着乳头,再将手慢慢伸向四周轻抚,腰,小腹 ,大腿内侧,阴尸两旁和阴唇。

  每当我的手移动,我的呼吸就加重,大腿张开好像不设防似的,心理上觉得会有东西插进去阴道,心理很紧张又很刺激,乳头受到掌心热能轻抚,硬了!乳房好像也在涨大,很痒很难受,阴尸的淫水,不停的流出来,好湿,好想,好…
  需要!手指扫过阴唇奇痒无比,双腿很自然合闭又张开,几次想把手指插进去,在临门的一刻,道德观念下,总算把手指抽了回来,不至于真的手淫,我马上跑进浴室,用冷水冲掉体内的欲火。

  冲了凉走出来,总算将欲火抑压住了,回头望向床中央,好羞呀!床单竟然湿了一大片,从湿的程度来看,深深感受自已的空虚和需要。

  我坐在沙发上想了想,身体竟然热起来,下体也有点湿湿的感觉,我知道这不是平常的湿,是需要的湿,是想要的湿。我的欲念和理智互相挣扎,只要我折开礼物一看,肯定会更加的难受,毕章已经两年没做爱了,我的坚持能维持多久呢?

  其实手淫这两个字,我似乎想接受它,可是我害怕,怕什么我不知道?
  终于,拆开了!

  我像上次一样吓了一跳,我的视线直望着假阳具,我不敢摸它,我记得上次那支是没有珠子,而这支中间装满了珠子,有什么用呢?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拿上手一看,心跳加促,呼吸加急,就像我第一次摸佳成鸡巴时候的感觉,一模一样!

  假阳具有一个开关掣,我很小心的推上开掣,当场被吓了一跳,差点把它丢掉,原来开了之后,整支假阳具会震动,而那个假龟头还会旋转!假阳具的震荡力,带动我全身血液加快了步伐,把血液停留在我身上三个部位,脸上充血很烫很热,相信一定红了,胸部的乳房也在充血,很涨很热,乳头发涨痕痒,下体的血停留在一个部位,就是阴蒂,它在发涨,在流汗,内裤全沾满了汗,很热,很痒,很空虚!

  我呆望着旋转的龟头,又喜又惊!喜是佳成对我的关心,惊是那粗霸的龟头 ,虽然窗外的雨渐大,风玲不停的发出玲声,但我身上的热是有增无减。

  「铃!铃!」电话响了!

  难道是佳明打来的?我心里涌出一份说不出的兴奋和喜悦感,这时候我很想听到男人的声音。我拿起电话一听,马上大失所望,原来是艾美沙打来,她知道佳明今天不会陪我,怕我寂寞而胡思乱想,所以打来慰问我,从我失望的语气中 ,她知晓我心绪很差,马上以老朋友的身份过来陪我。

  放下电话后,艾美沙要过来,我心患得患失,真不舍得要藏起假阳具,但不藏起来不行,我爱不释手的捉着假阳具,但我一想起艾美沙住在楼上,很快就会来到,马上装回盒子藏在柜里。

  我回到房间换过另一套睡裙时,发现我的乳头还硬着,太难看了,只好戴上胸围遮掩丑态,顺便用纸巾抹一抹下体,太湿了,纸巾轻轻碰到阴蒂,身体抖了一下,最后只在阴唇方边抹了几下,不敢再碰阴蒂了。

  我整理好了一切,坐回沙发上,我那患得患失的感觉又来了,是体内欲火所牵引的,对!没错!如果艾美沙不过来,我会做什么呢?我会不会手淫呢?我应该不会,因为我没试过,也不知道怎样手淫?我会不会将假阳具放进去呢?我越想越可怕,因为我确实有想过,只是一年的时间,我见了假阳具,不但没掉眼泪了,反而还会接受,我变了,再过多几年我……实在不敢想下去!


          怨妇白丽雯传4 妇科医生艾美沙

  「叮当!叮当!」

  我装起一脸笑容过去开门。

  艾美沙进屋后脱下外套,发觉她只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睡衣,里面没有戴上胸围,她可真是大胆,不过这高尚住宅区,也没什么可怕的,更何况是这段时间。
  她的乳房外形也很美,女人在这方面的眼光很锐利,女人天生就有一对,妒忌的眼光,和虚荣的眼光。

  艾美沙见桌子上的酒杯,用上医生的口吻,安慰我,开解我!在一个结婚记念日,我竟然要一个女朋友来安慰我,这是一件多悲惨的事呀!我掩饰不了内心的辛酸,终于哭了!

  艾美沙递了一张纸巾给我,最后,我把眼泪抑压住,算是平静了许多,她不敢再向我提起伤心事,转了话题问我今天收到什么礼物?艾美沙这一问,我脸马上红了起来,她猜佳成是否像去年一样,送了一条假阳具给我?我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?只是点点头!

  艾美沙不停的追问这个话题,最后她问我假阳具的款式和去年一样吗?这不是点头就可以躲避的问题,我只好硬着头皮告诉她和去年的款式不相同,今天送的假阳具中间有珠子,而且还会旋转的震动。艾美沙听了后觉得很好奇要我拿给她看,我推不了她只好顺她的意了。

  假阳具拿出来给艾美沙看了后,她爱不释手的玩着,笑着,我心里也被假阳具的龟头,再度燃起欲火,尤其是它在旋转的时候,有如狂风扫落叶之势,如果放在我窄小的阴道里,会有什么感觉?我的洞已经封闭了两年,那两片薄薄的阴唇……?

  我想得入神的时候,艾美沙突然问我有用过吗?我红着脸拼命的摇头。艾美沙笑着叫我别紧张,她放下假阳具后,把话题转开了,问我还有没有吃控制性欲的药物?我摇了头告诉她我不敢吃,怕乳房会变小,她问我有没有按照她所教的方法抚摸胸部?

  我直接告诉她,我抚摸后感觉很难受且很辛苦,所以停止了。她问我难受可以手淫,怎会辛苦呢?我拼命的摇头告诉她,我接受不了手淫,也不会怎样手淫 ?
  只是用冷水让自已冷静。艾美沙傻笑,不相信我不会手淫,最后,她说反正她来了,顺便检查检我的胸部,我不好意思给她检查,因为我的乳头挺硬了,怕她会笑我,可是我又推不掉她,只好带她走进房间了。


         怨妇白丽雯传5 在房间里检查身体

  我带了白丽雯进到房间,心总是有一种怪异的感觉,虽然她是一名医生,但觉对不像在医务所的那种感觉,是一种诱惑,有一种说不出的紧张,对!似同性恋般,但没可能………

  艾美沙身上虽然穿半透明睡衣,却用医生的口吻命我把衣服脱掉!

  我开始后悔把艾美沙带进了房间,虽然两人都是女人,但这感觉很怪的,我不像是面对着一位医生,而是面对一位陌生的过客。

  谁说酒是可以壮胆的?我现在心里还是很怕,我提起冰冷的手,开始解开身上第一粒钮扣,睡衣裙只有两粒钮扣,只要我再解开一粒钮扣,身上雪白的乳球 ,粉红色的胸围就会露了出来。除了在诊所之外,我很少会在第二个人面前脱衣,就算和佳成做爱,都是摸黑进行,现在这光线似乎太亮了。

  艾美沙有点不耐烦,她好像比我更紧张,当然我想把灯光调暗的念头,都被她拒绝了。

  我只好尽量放松心情,告诉自已是在给医生做检查,终于,把第二粒钮扣解开了。我在想身上是穿着睡衣裙,如果脱了睡衣裙,身上只有一条内裤,而且还是通花透明,甚至有些阴毛还露在外面,那不是很会很羞吗?我后悔当时为何不穿睡裤那一套呢?

  我想起反正我在家里,现在可以穿上呀!

  我打开衣柜拿起一件睡裤准备穿上时,艾美沙走了过来,拿掉我手上的睡裤 ,叫我不用如此麻烦,接着掀起我的睡裙,从腿边一直掀到我的头上,我的头被睡裙围着,我只好双手把它脱下。

  突然,我的胸口有冷冰冰的感觉,是胸部!是我两个乳房中间的位置!
  原来艾美沙等得不耐烦,亲手为我解开乳罩的扣,我全身发抖,这种发抖的情形,和我洞房破瓜的时候,是一模一样!抖是紧张而收缩,为何紧闭的两腿,中间还有水流出呢?

  这种水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流出,内心越着急,下体就越潮湿!又是上天再作弄,我整整花了半年的时间,仍然控制不了这种水,反而越来越失控。

  终于,我把睡衣脱下了,同样我的胸围也给艾美沙脱了,一对骄人高挺的乳球,霸占了整个房间,两粒小小的乳头,也不甘寂寞挺了起来,发出哄哄逼人的气势,难道它不怕空间的冷气,毫无缩起的念头。

  艾美沙一手摸着我的乳球,一边称赞我的乳房够实,我也很客气称赞她的乳房也很美,她听了后开心笑了一笑,突然她把身上的睡衣脱下,要将她的乳房和我的乳房比对一下,这简直太疯狂了!

  艾美沙脱下睡衣后,我明白她为何会这样做了,原来她不其示弱,是要向我展露她美实的乳房。

  我一向觉得艾美沙的乳房很美,这是女人看女人的一种直觉。

  艾美沙把她的乳房推了过来,在我的乳房上揉擦,这不是一种享受,是难受 ,我的乳头在她滑滑的乳球上擦着,确实很舒服,而且双方的乳头已经发硬,乳尖和乳尖轻轻的顶着,真是痕痒难当。

  我开始抵挡不住这种诱惑,内裤更是湿了一大片,我马上把身体移开,告诉艾美沙我受不了,她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只是命我上床接受检查。

  我躺在床上,艾美沙坐在床边,此刻,我想叫她穿回衣服,可是我说不出口 ,只好默默接受一位只穿内裤的医生,替我检查身体了。


         怨妇白丽雯传6 我想接受手淫了!

  我见艾美沙坐在床边,这种感觉很怕又很怕,心跳紧张加速,我马上闭起双眼,不敢正视她。

  艾美沙用上一种很温柔体贴的语气,告诉我别怕,就像在诊所一样,很快就行!

  这句话很熟悉,两年前佳成和我第一次,洞房的时候听过,佳成也是对我说叫我别怕,第一次像打针一样,很快过!听了这句话,勾起我内心的酸痛,这一阵的酸痛,把我体内的欲火,马上冷却下来,眼睛的水也取代了阴道的淫水。
  艾美沙递了一张纸巾给我,她的确很细心,也许这是她的职业病,不过我很感激她对我的关怀,我抹干脸上的眼泪,望着她叫她开始吧!

  艾美沙脸上笑了一笑点点头,此刻无声胜有声,我把头转过另一边,艾美沙举起我的双手,然后叫我深呼吸,这一个呼吸让我的心定了好多。

  艾美沙把我手放下,双掌从我的肩膀,慢慢摸向我的乳房,她冰冷的手指张开,轻轻抓着我的乳球,手指轻轻在乳球上扫向乳头,这一阵痕痒,我差点给叫了出来。

  我总算没叫了出来,因为我外比较内向保守,可是我的叫床声却很大声,但我很害臊,我不明白为何会这样?往往我都是叫了之后,才会觉得害羞。

  乳头已经硬了起来,还不停的发涨,乳球也是因为乳头,受到艾美沙的手掌揉搓,而涨了起来,乳房的涨起,让我把双腿慢慢的张开。

  我不想把腿张开,却很自然的分开,阴道虽然湿滑,可是小溪的水,却不能扑灭阴道的焰热,双腿合闭是想利用阴壁的磨擦,来减低痕痒的感觉,这一切一切的动作,瞒不过一位妇科医生,更何况是一位有企图的医生。

  艾美沙果然瞧出我的需要,知道我的难受,双手加重了阴力,一下一下的揉搓我的乳房,利用两根手指头,夹紧我的乳头一夹一放,而我的呼吸也随她的动作,一呼一吸的喘着。

  突然,艾美沙的手滑向我的小腹,那是我敏感之处,最要命她还用手指玩我的肚脐,这一下的痕痒,我阴道本来忍着的淫水,也随这个动作宣告失守!
  我下体开始放软了,艾美沙的手指在我大腿上游走。她不是为我做乳房检查的吗?为何现在会检查我的腿上,那我为何要检查乳房呢?  欲火充昏了头脑,我明知道这是个圈套,可是我身体已经软下了,是全身软下了,我的力气全用在抓床单或枕头上!此刻我不但没叫艾美沙停止动作,反而是多么希望,她的手能碰一碰在阴尸上。

  艾美沙的手始终没碰我的阴尸,只在乳房小腹大腿上游走,阴道的痕痒是有增无减,这滋味实在难受,我忍受不了!

  我开始挺起臀部,希望阴尸能碰到她的手,可是却碰不着,这回让我更紧了 ,我恨不得将自已的手,摸进内裤里面,可是艾美沙在这,我提不起勇气。

  艾美沙的手,突然放在我的阴尸上面,我很自然的将阴尸,向上挺了一下,随后我立刻后悔,竟让她发现我的内裤,是湿了一大片,其实她是看到的,只是在我心理上,总觉得很害羞!

  艾美沙的手指,刚巧碰到我的阴蒂,是巧还是她故意,我不知道?现在我只希望她能在我阴蒂上搓几下,替我解解痒,她似乎看出我的心意,她用手指挑开我内裤的边,把手指伸了进去,可是她没即刻摸下去,她用一种特异的眼神望我 ,从她的眼神当中,我知道她在问我摸下去好吗?

  这是多难为情的问题,我想起身到浴室用冷水,扑灭体内的欲火,或者到浴室自已把手伸进去,可是我却向她点了头。


          怨妇白丽雯传7 她把我内裤脱了

  艾美沙果然真的把手,伸进了我的内裤,摸在我湿湿的阴毛上,她的手指还顺着阴唇滑下去,终于她的中指,来到我的溪门外了!

  我的臀部和大腿像蛇一般蠕动,我在做什么?我也分不清楚了。

  最可恨是艾美沙的中指在洞外,不肯插进阴道里面去,只是在洞外慢慢的打圈,我内心有如热锅上的蚂蚁,我是多么希望她的手指能插进去。

  我开始发出微弱呻吟声,这声音不是我想叫出来的,是很自然的吟出,乳头发痒自已的手又不敢去抓,只能紧紧抓着床单,我不明白为何艾美沙要折磨我?
  突然有一种念头升起,就是想看艾美沙的乳房。偷偷望了一眼,此刻她的乳房,比起刚才更加的美,更加的迷人,红红的乳头是越看越可爱,就像刚出世的
  艾美沙的手抽了出来,在我内裤的橡筋轻轻拍了一下,她的动作是在问我脱掉内裤好吗?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,只好咬着牙,手握紧拳头,把头点了几下,答应了!

  艾美沙一步一步的逼近,让我体内的欲火不停的燃烧,让欲念操纵了我的理智,步进她设下的陷阱,终于,她赢了!

  她双手很细心将我的内裤,慢慢的脱下来!

  我变成裸体了,身上是一丝不挂,现在已经不是在检查了,因为艾美沙脱了我的内裤后,想不到她把她的内裤也脱了,我还很清楚看见她的内裤,也是湿了一大片!

  我很清楚知道危险的讯号灯,已经亮了起来,可是我不但不喝止她,反而叫她把灯熄掉,艾美沙却不肯,她用检查的理由,拒绝我!

  这只能怪我自已,是我自愿步进这危险的圈套,我已经堕落了!

  艾美沙的手指,重新在我乳头上轻轻的夹,她好像知道我的乳头在痕痒,对呀!我忘记她是一名妇科医生,难怪她的手法那么熟练,不过她这一次是越夹我就越痒,为何不能止痒呢?淫水还会不断的流出来?

  我的腿张张合合的,我也不知道它想表达什么?  艾美沙的手滑向我的小腹,继续滑到芳草的禁区,再一次玩弄我的阴蒂,玩弄我的阴唇,我忍不住了,双腿拼命的张开,臀部不停的向上挺着,我的呻吟声,也变成了叫床声。

  艾美沙把她的身体靠过来,但她的手指没离开我的阴唇,只是把她的乳房移向我的脸前,我可以更加清楚看到,那两粒可爱的乳头,我的嘴巴和舌头,很想亲一亲,可是我始终不敢,毕竟我还是保留着一条底线!

  是什么东西那么湿滑,在我阴蒂上挑来桃去?

  原来是艾美沙她竟然用舌头,在舔我的阴蒂,这是一种让人很兴奋的动作呀 !
  我怎能可以忍受了呢?

  她的舌头越挑,我身体就更烫,下面的阴蒂不停的在充血,在发涨,乳头上的痕痒更加忍受不了,我的手不再紧捉着床单,我把手指转过来,放在乳头上出力的夹,我只想让乳头不再痕痒,但我知道这方法是不行的!

  我的身体很烫,喉咙很干燥,多年的欲火烧起来真可怕,艾美沙的舌头在挑逗我的阴蒂,手指在玩弄我的阴唇,她就是不肯插进我的小溪里!

  她的动作令我觉得很空虚,很想有一条粗大的阳具,赶走那空虚的感觉,让粗大的阳具,塞住那讨厌的淫水,现在我真想有一条大鸡巴呀!


         怨妇白丽雯传8 我的手忍不住了!

  我心里知道想要的鸡巴是不会出现的,除非是用桌上那条假阳具,但此刻艾美沙在我身旁,我怎么能用呢?除非是艾美沙提出要用假阳具!

  万一她真的提出要用,我该怎么辨好呢?

 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,突然我感觉到阴蒂无比的舒服,原来艾美沙用嘴唇含着我的阴蒂,不断利用两片柔软的珠唇,在我阴蒂上轻轻揉搓,让我享受到有史以来最舒服的快感。

  最要命是艾美沙的唇片,含着我阴蒂的时候,用她的舌尖顶上几下,而她的手指还在我两边阴唇上轻轻的揉搓着!

  润滑的玉指在我洞口排佪,却不肯伸进去,我的淫水已经不断的流出,艾美沙仿佛是在折磨我,难道她真的不知道我此刻的需要?

  我的呻吟声和呼吸加速,乳房继续的发涨,乳房越发涨,乳头就会更加的痒 ,我忍受不了,最后我的手终于在艾美沙面前,自摸了!

  我两只手用力的挤压自已的乳房,手掌紧贴在乳头上磨擦,用手指紧夹着挺起的乳头,艾美沙发觉心后,就变得更加的卖力,她竟然用嘴唇紧紧含着我的阴蒂,然后用力吸吮我的阴蒂!

  我的双腿开始不听使唤,不断的向左右两旁挣扎,臀部不停的往上顶,这是危险的豫兆,表示高潮即将来临!

  盼望已久的高潮,眼看就快来临,内心开始紧张,又兴奋又惊怕,兴奋是久别的高潮就快出现,惊怕是已经阔别两年没试过了,能承受得了吗?

  我的高潮终于在艾美沙吸吮下降临了,我用全身抽蓄,颤抖,嘶叫去迎接它的来临,而我在兴奋的情形下,流泪了!

  艾美沙见我流泪,紧张的向我慰问,我告诉她是高兴的眼泪,她听了后对我笑了一笑!

  我俩双双赤裸的躺下,艾美沙告诉我,今天是她故意挑逗我,目的是想让我能突破手淫这一关,别一直抑压生理问题,她担心我长久性的抑压生理,会变成神经衰弱,所以大胆的向我挑逗了。

  我听了后紧握她的手表示感激!她说这次很失败,始终无法让我自已真正手淫,叹了一息!

  我告诉艾美沙已经很成功了,起码我的高潮来了,还很兴奋很舒畅。

  艾美沙摇摇头表示不满意,因为我始终没有真正的释放自已!

  我想艾美沙说得对,我的高潮是她带给我的,不是靠自已真正得来的。
  我回过头想告诉她慢慢来,可是当我回头的一刹那,我见她偷偷在她自已的乳房上摸了一下,这时候我才想起,我是泄了解决了,她还没完事应该会很难受 !
  我应该让她自已在这里解决呢?还是她会回去找丈夫做爱呢?

  我想问艾美沙的意见,但又不知道该怎样开口?  我望着艾美沙的裸体,她丰满的乳房和粉红色的乳头,身栽曲线都是完美,她的阴户配合她雪白的皮肤,更加迷人性感。

  我随手拿起纸巾抹掉阴户的淫水,我见艾美沙阴户上的阴毛还是很湿,于是递了一张纸巾给她,当我递给她的时候,想起她刚才为我做了很多的服务,我就帮她清洁一下次吧!

  我拿起纸巾抹艾美沙的阴户,不知道是否我无意间碰到她的阴蒂,她突然轻轻的啊了一声,然后闭上了眼睛。


          怨妇白丽雯传9 用了假阳具!

  艾美沙闭起双眼在享受,我就好人做到底吧!

  丢掉手上的纸巾,用手指轻轻抚麾艾美沙的阴蒂,她全身触电似的抖了一下 ,用媚眼回望着我,接着她双手放在乳房上揉搓。

  我继续用手指慢慢的扣着,洞里的淫水不断的流出,湿滑的手指很轻易滑进洞内。

  艾美沙双腿不停的扭动,臀部迎合我手指的推动,可是插了很久,艾美沙仍没有想泄的感觉。

  我想起艾美沙平时和丈夫做爱惯了,也许我的手指幼细了,导至不能让她愉快的泄,我突然想起丈夫送给我的假阳具,于是,跑出厅拿了进来。

  艾美沙立刻阻止我,但我坚持下要为她做点事,她只好答应不过却有一个附带条件!

  什么?艾美沙的条件就是要我先用?  艾美沙说这是丈夫送给我的礼物,她绝不能先用,如果我用了她再用,就不成问题,这也许是受高等教育的一种礼貌吧!

  面对这条巨物使我惧怕,除了粗大之外还有的是我的小道,已经好久没试过这种庞大物体了,今天能达到手淫的高潮,已经不容易了,我怎能经得起这一棍呢?

  艾美沙似乎看穿我心中的矛盾,她立即把身体拥了过来,再一次抚麾我的乳房,当我想说话的时候,她的手指贴在我嘴上,不让我发言。

  艾美沙的吻如下雨般的密,很快就要舔便我全身,今天的下体总是湿潺潺,现在下体的湿,都是艾美沙一口造成的。

  难道艾美沙想再一次和我口交?

  虽然我对口交有好感,可是那种感觉太刺激了!

  原来我猜错了!

  艾美沙很巧妙的摆出了一种姿式,她把我的双腿横着长开,她自已的腿却直着张开,然后慢慢把她的阴部,贴在我的阴部,我的阴蒂正好磨着她的阴蒂。
  我的天呀!

  我的阴蒂竟然贴在一名妇科医生的阴蒂上!

  艾美沙使用她的智慧推动着,这种磨擦方式所产生的快感,是前所未见。
  我的阴蒂除了和嫩肉相磨,还有是被艾美沙的阴毛扫着,那种又痒又止痒的感觉,不禁让我有种飘飘然的感觉。

  整个房间充满色淫的浪叫声,是粉红色的浪叫,因为我和艾美沙的乳头和阴蒂,都是粉红色!

  充满智慧节凑感的艾美沙,一浪又一浪的磨着,把我的叫声带得更遥远,更响亮!

  艾美沙停了下来,我已经全身酥软,突然!有一个似曾相似的感觉,涌进我
  对!是阔别已久的感觉,是熟悉的老乡,阳具呀!

  艾美沙利用巧妙的手法,一步一步的推进,每一下的推进,让我觉得还是不够,想要多点,进多一点,歇斯底里的狂叫,她就只给我一点点!

  我越想要艾美沙就越不给,现在除了需要还加上了痕痒,臀部配合假阳具的挺进,却引起艾美沙的笑声!

  艾美沙的手离开了阳具,我受半天吊的煎熬,似有似无的感觉最难受!
  我明白了!艾美沙是想我真正的释放,想要我自已推动假阳具,真叫我为难 ,可是现在我澎湃着的浪花,已经不容许我再矜持!

  我不管现在是羞怯,娇憨,我都要满足我两年的需要,把心一狠便用手将假阳具,一步一步插到最深处!

  两年的空虚今次总算填满了!

  仰天大叫发出内心的多年的闷气,现在我真正的释放了,我单手拼命搓着乳房,一手操纵假阳具的抽插,每一下都让我无比的兴奋,创下连续两次的高潮!
  我崩溃了!全身无力气的躺下,沉重的眼皮慢慢垂下,让我舒适的渡过一个结婚记念日,当我合眼望着丈夫的照片,我却对他说:谢谢你,艾美沙!

  从此以后,我不再对丈夫的性无能感到苦闷,因为我已经有了几位女朋友,不知不觉在同性恋的日子里,让我发现原来,艾美沙是我丈夫请来的,所以我在这补上一句,「老公!我爱你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