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另类小说 » 【明器】(1-24)作者:飞天小猪【2011年8月4日更新第24章】
                明器


字数:50316字
章节:更新至24章
2010/7/29发表于:伊莉讨论区
下载次数: 734

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 (男变女巨乳校园类,不喜勿入)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         (1)大一生的怪梦

  大家好,我叫孙寒,是H市一所普通大学的在读生,主修生物系。

  我成长在一个单亲家庭,母亲在我能记事之前就去世了,所以没有留下一点印象,父亲把我从小带大。不过父亲的工作很忙,跟我相处的时间很少,基本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是自己照顾自己了。

  父亲是一家医药公司的科研项目经理,收入相当不错,如果我爱玩的话应该就是太子爷了,可惜我生性内向,喜欢做宅男上网打游戏看电视什么的,性格用别人的评价来说就是「斯文」。而且遗传了父亲的身高,只有一米六多一点,长相也比较清秀,一张奶油小生的脸蛋,戴着一副金属黑框的近视眼镜,在男生中应该是属于中等偏柔弱型。

  这种性格加这种先天条件,也导致我上大学以来还一直没有女朋友,看着宿舍的室友总是出双入对,有时也多少有些寂寞。

  不过也没关系,反正我有自己的学习和生活,而且相信命中注定,要来的迟早会来。由于我人比较乐观,所以也没遇到什么烦心事,一直都过得无忧无虑。
  不过,大概从高中开始,我夜里会经常发一种很奇怪的梦,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。梦里,我变成了一个年轻的女子,被人压倒在床上疯狂地强奸着,对方不断地我想反抗但是浑身上下都没有力气,只能不断发出挣扎而又带有一丝快感的吟叫。梦醒后,却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身体也没有要变成女人。这个梦重复出现过好多次,也许就叫春梦吧,每次做完之后就好像看了一部A片一样爽,而且好像比看A片更过瘾,就好像自己亲身经历一般。也许是青春期的生理冲动吧。不过上了大学之后,可能因为生活相对丰富了一些,好像就没有再做过这个梦。心里反而有点怀念,很想能再做一次,我是不是心理变态?


             (2)一堂体育课

  这是一个跟平常一样的星期二下午,上两堂篮球课,今天的内容是分组自由比赛。我虽然身体条件很一般,不过自认球技还是挺自信。比赛开始了!过人,假动作,上篮,一气呵成!漂亮!

  正当比赛进行得火热之时,意外发生了。我接队友一个传球,正准备转身上篮,对方一个魁梧的中锋突然从后面撞过来抢球,由于用力过猛,把我连人带球撞飞在地上。他的膝盖正好重重地顶到我的下体,把小弟弟撞了个正着,「嘙」的一声很清楚。我心想,糟了,这下子小弟弟估计要断掉了!

  这下子可把我撞得直冒金星,全身好像被电击一样,躺在地上动弹不得。幸好同宿舍的室友韩平跟我同在一个体育班,他见到马上冲了过来,把我稍微扶起。「孙寒,怎么样,你怎么样?」韩平着急地问。「下面,下面」我断断续续:「下面好像没知觉了。」韩平知道我那里被撞了,又看到周围这么多女生,忙说:「我抱你去校医务所!」

  跑了一段路,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对劲,只是很奇怪的是,被撞伤的地方一点也不痛。就算整个断掉也不会没有知觉啊。更奇怪的是,我全身开始发烫,身体好像在细胞重组一样,一股热气在我胸腔和两股间游走。

  又走了一小段路,韩平突然发出恐怖的尖叫声:「孙寒,你,你的胸部……」我赶紧俯下头。这一看不要紧,我差点没晕过去,只见我的胸部突然变大了几倍不止,好像女人的乳房一样,随着韩平跑步的节奏一晃一晃,由于穿的是白色的紧身运动汗衫,打球又出了一身汗,衣服湿得半透明状,两颗乳头也明显可见。「放……放我下来……」我扶着韩平勉强站立起来,不巧迎面正走来一大群人,我赶紧用手挡着胸脯,正好旁边就是卫生间,我拉着韩平冲了进去,找了一格便池把门反锁上。


             (3)奇怪的金属

  说来也奇怪,我明明刚刚被撞伤了,现在却好像什么感觉都没有,全身上下一点都不痛。「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??」我指着自己的胸部,彻底失去了方寸。「孙寒,你的声音……」「啊?」我这才注意到,自己的声音也变了,比平时高了八度,变得跟女人一样。糟了,难道……

  我似乎想到了什么,赶紧把深兰色的运动短裤和白色内裤一并脱下,只见自己的小弟弟变得跟平日很不一样,仿佛不属于自己一样,更像一个机器零件。我一摸,果然,小弟弟硬梆梆的,一点知觉都没有。韩平俯下身来,观察了一下我受伤的地方。「奇怪了孙寒,你的小弟弟好像裂开了也!」我一听吓得全身颤抖,一个重心不稳身体向前撑了一步。谁知这一下子身体振动,小弟弟竟然整个脱落,掉在我膝间的内裤上。我和韩平不由得同时倒抽一股凉气,两个19岁的男生都被这十几分钟内发生的事情吓坏了。

  幸亏韩平还是大胆一些,他看到我的小弟弟和伤口都没有一点血,就伸手把「小弟弟」拿了起来。好家伙,这哪是人的器官呢?这分明是一块金属啊,做成了阳具的形状!「孙……孙寒,你……你的下体……也变成了女性的阴部!」韩平发出了恐怖的怪叫,我连忙朝下体摸去。这一摸不要紧,我差点昏过去,两眼一黑摔倒在韩平怀里,我摸到的再不是平日熟悉的小弟弟,而是……而是一条柔软的细缝,而且还有一堆软软的毛毛!

  「你的样子跟身材都没怎么变,但是骨架好像变小了,皮肤,皮肤白了很多!而且,而且,胸部和臀部真的很丰满阿!」韩平扶着我的屁股,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。我一下子脸红到了耳根,马上又转为恼羞成怒:「他妈的韩平,我突然发生了这种事,你还有心思开我玩笑!」我一生气,身子一颤一颤的,丰满的身体上下摇晃,一下子还真不习惯。讨厌的韩平还在一旁呆呆地看,真把我弄得哭笑不得。

  不过,幸好身体没有任何不适,我慢慢让自己冷静下来,把那个奇怪的东西用纸巾包好装进口袋。自己怎么突然间会变成了一个女人?或许是性格比较独立的原因,我这会儿突然变得出奇的清醒:一定要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!

  「孙寒,我们还是去校医院检查一下吧」韩平道。「猪啊你,难道我跟周校医说,自己的小弟弟从身上掉了下来,然后变成一个女人?万一传出去全校都知道了怎么办?」我气吁吁地说道。「噢,噢,那我们总得要跟你检查一下到底出了什么毛病啊。」我说:「我们去校外的医院吧。」


             (4)体检一切正常

  我们来到学校旁一家私人开的小诊所,医生对我做了一遍全身检查,包括妇科检查,就是检查一下乳房和下体等。

  很快做完体检后,我跟韩平走出医院门口。体检的结论让这件事情越发显得荒诞:我的身体上下没有任何问题,一切正常。当然,我们并没有跟医生提及那个「奇怪的东西」。医生临走时交待韩平,你女朋友是太累了,体力有点透支,好好休息一下就没问题了。我和韩平在一旁听到这话真是彻底没言语了。就连医生都看不出问题,说明我的身体是彻底的女人了。

  怎么办?接下来去哪?现在这个样子,学校不能回了,家也不能回了,我此刻真是感到一种彷徨和迷惘。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这个奇怪的东西到底是什么,为什么它会从我身上掉下来,为什么我的身体会变成了一个女人?我的脑袋很混乱,一屁股瘫坐在一旁的长凳上。不知道是什么缘故,感觉自己突然连心理都变成了女性,从未有过那么的脆弱和不知所措。路过的人都会奇怪地打量着我们,有些猥琐的男人还盯着我看。

  这时,韩平把自己的外衣披在我身上:「孙寒,不会有事的。我在学校旁边租了一个小房子,方便我跟阿燕(韩平女友)来往的,我们先去那里再想办法。」我听了之后点点头,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,只能见步行步了。「也只能先这样了。韩平,谢谢你了!」「别说这个咯,一年兄弟了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!这事我们一定要搞个清楚!」我听了之后突然觉得很感动,全身上下好像有股暖流。
  我们于是起身前往韩平的住处,韩平扶着我慢慢前行。不知道是不是变成了女人心理都变得敏感起来,我竟然被韩平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气息所吸引,之前从未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过他,现在突然觉得这个室友挺不错的。我,我到底怎么了?


              (5)韩平斗室

  来到韩平的住所,房子还真是小得可以了,一张双人床占去了三分之二,剩下的空间还摆放了电脑桌,小饭桌和衣柜,基本连走路都勉强,简直可以用「斗室」来形容。不过幸好麻雀虽小,卫生间厨房什么的还是有的。我心里暗想,这里不就是用来跟阿燕「XX」用的吗,呵呵这个韩平还真是敢作敢为啊。

  我重重地坐在床上,今天接二连三的惊吓导致的疲劳感袭遍全身,现在整个人就像一具木乃伊似的。韩平见我累成这样,说道:「孙寒,你先休息一会,我下去市场买点吃的上来弄。」说完就出门去了。

  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,尿涨让我乍醒过来。我左摇右晃地来到卫生间,像往常一样扒掉裤子对着马桶。谁知,尿液并没有从平时的地方出来,而是从两股间的细缝射出来!糟了,我这才清醒过来,忘记自己已经变成了女人了!尿完之后整个人都舒服了一些,原来女人尿尿的感觉是这样的啊。淡黄色的尿液顺着大腿流下来,把裤子袜子鞋子全弄湿了。我一屁股瘫坐在马桶上,瞅着眼前糟糕的状况,心里真是打翻了无味瓶一样。

  稍微平静了一点后,我把身上的衣物脱掉,走到洗手盆前。面前的镜子里出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,我这时才正式看清楚自己现在的样子。熟悉是因为容貌和身形基本没变,只是现在完全是一个女人的模样了。脸庞变得更加精致,皮肤真像韩平说的,白皙了许多。骨架小了一圈,连身高好像也缩水了,可能不到一米六,身材不是模特型的瘦长风格,变成女人之后实在是有够丰满的。半球形的胸部很饱满,估计有34B,乳晕很小,乳头长得很好看,像两颗半透明的小葡萄,十分娇嫩。我双手握住自己的乳房,哇,手感真的很好啊,很柔软,皮肤又很细嫩,也很有弹性。我从来没有摸过女人的胸部,没想到竟然第一次摸到的是自己的,这种感觉真是奇怪。腰比以前细了许多,大概只有25。我侧过身,看着镜子,噢,好翘好圆的屁屁喔,臀围有36左右吧,臀部的皮肤光滑到不得了,自己都忍不住不停地抚摸了一番。顺着屁屁的往里摸下去,我探索到了自己的细缝。细绒的毛毛下,我摸到了柔软的洞穴,刚才的尿液让它变得温热而湿润。
  我反复打量着自己。我的老天爷呀,从前自己想要的玲珑浮突的完美女体,如今竟然长在自己身上,这眼前发生的一切,真是让人无所适从啊!

  渐渐接受了自己的身体变化后,我把水头龙打开,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。
  真的好舒服喔。洗完澡后,我像以前一样光着身子从卫生间走出来,韩平已经回来了,正在小厨房做饭。「想不到你小子还会这一手啊。」我突然发话。韩平被我吓了一跳,转过身来。「啊!」他好像又吓了一跳,嘴巴张得大大的,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我看。我这才意识到坏了,自己现在已经是女人的身体了,我下意识地用双手遮住胸部,但韩平马上条件反射般地把目光转移到我的下体。我连忙慌乱地用左手把下面也护住。「你干什么啊韩平,我还是孙寒啦。别这样啊。」「是啊,可是……可是你现在是女人啊,而且……而且……」「而且什么?」「而且真的是很好看哩。」我一听心里竟然觉得有点砰砰直跳,头稍微低下来,脸红到了耳根直发热。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,难道变成了女人之后,连心理也变得女人起来?好像身体变成了女人受到赞美,自己不但不生气反而有点高兴?不会的不会的,我振作起来,故意摆出一副很man的态势:「还看还看,再看我今晚就整晚不穿衣服让你看个够!」「别别别……」韩平头先已经够失魂,这下更慌神了,赶紧把我从厨房领出来,用床上的毯子把我包裹住,从衣柜翻出一条四角短裤,一件白衬衣。「这是我的衣服,你先穿着吧。」

  身体变娇小之后,韩平的衣服穿在身上显得好宽松,而且一挺身衬衫就触到敏感的乳头,感觉有点怪怪的。长衫遮盖下,下面的短裤好像没穿一样,我照了照镜子,天啊,怎么现在连这种随意的打扮在我身上都显得那么性感?

  「开饭!」韩平端着菜出来,还真的像模像样啊,两菜一汤。香气让我肚子咕咕直叫,惊吓了一天,实在饿坏了。


            (6)韩平女友吃醋了

  正吃着,突然门铃响了,韩平脸色好像变得有点奇怪。我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这副尊容,竟然噔噔噔地跑去开门。「别开门!」韩平说得太迟了,我已经把门打开,是阿燕。阿燕好像不认得我了,看见一个女人在韩平房间里,她立刻气红了脸。「好你个韩平啊,电话里支支吾吾,不陪我吃饭,又不让我到屋里来,原来是金屋藏了娇啊!」韩平也急了:「不是这样的,你听我解释……」「还解释什么,有个这么漂亮又性感的新女朋友,还连衣服都互穿了,你还解释什么?」说完她好像哭了出来,冲进来狠狠得打了韩平一个耳光。「无耻!」说完又朝我冲过来,举起手好像要打我。「住手!」韩平一手把她架住,阿燕抵抗不过韩平,心里又急又气,「啊」的大喊一声,把手挣脱出来,头也不会地跑掉了。一路走,还听见她伤心的啼哭声。「阿燕,是我啊,我是……」韩平没等我说完,抓着我的肩,「孙寒,算了,别说了。说了她也不会相信。而且,这个事暂时越少人知道越好。」我想想也有道理,就等事情弄明白了再跟阿燕慢慢解释吧。

  接下来这顿饭吃得静悄悄的,气氛很沉默。「真的很对不起啊韩平,都是我不好。」我把好好的小两口搞成这样,心里实在过意不去。「没事的孙寒,等搞清楚你的事情后,我会向阿燕好好解释。今天你很累了,吃完饭早点休息吧。」我点了点头,心里十分感激韩平,所谓患难见真情,韩平是真正的好兄弟。
  韩平说得没错,我吃完饭没多久就觉得眼困得不行,躺在床上倒头便睡。期间好像韩平过来给我盖上了被子,我知道但是醒不过来,接着又睡熟了。


              (7)怪梦再袭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发现我又开始做那个奇怪的梦了,那个现在真的属于我的身体,正在被人疯狂地抽插着,我的细腰也顺着节奏附和着,淫荡地前后摇摆着。「啊……啊……」下体的快感让我不停地大声呻吟,是梦吗?怎么我好像听到自己叫春的声音?乳房也在被用力地搓捏着,乳头尖处传来的酥麻感让我下面的水水肆无忌惮地泛滥,两腿完全张开,任由那根粗壮的肉棒自如地出入。

  突然,高潮来临,无限的快感让我脑袋发胀,整个人一下子惊醒过来。光线很刺眼,房间还开着灯。我再稍微定了定神,啊,韩平正在我面前傻愣愣地看着我。「韩平,你干嘛,韩平?」韩平这时经我一叫才回过神来,脸顿时红了。「孙寒,不好意思,我……我应该叫醒你的。我想你是在……在做……梦。」「那你为什么不叫醒我啊?」我问。「因为……因为你……」这时我这才发现,自己衣衫凌乱,衬衣的扣子掉了几个,半边乳房露在外面,左手插在小短裤里。「刚刚……我在自慰?」「嗯……」韩平点了点头。我顿时脸红到耳根,连忙把衣服扣子扣好。真不争气,想不到自己对性竟然这么渴求,睡觉了都要发春梦,还被人看到。「你都看到啦?」这下轮到韩平不好意思了。「我……你……因为你太……太好看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我见他「我」了半天,我也明白怎么回事了。虽然现在变成了女人,但我懂得男人的欲望。我以前也有看过H漫画和电影,连这种都能让人着迷,更别说就在面前的活生生的女性身体了。况且我现在的样子连自己都忍不住有冲动,也很难怪韩平面对这么一个诱人的女体,怎么可能不被吸引?我顺着韩平低垂的脑袋往下望去,果然,他的裤裆早就搭起了「小帐篷」。
  「现在几点了?」我故意转移话题。「十一点多了。」噢,我已经睡了三个多小时。天啊,那我的春梦做多久了?这个傻愣又看我多久了?

  「孙寒,我……」「怎么了韩平?吞吞吐吐的?」「我……我想……我可不可以让我看着你自慰?」糟了,看来话题还是没有转移成功。我有点慌了,说:「韩平,我是孙寒啊,你怎么可以想着跟我做那种事?!虽然我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,但我还是我啊……」韩平忙解释道:「不是的……孙寒我不是这个意思。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实在让人受不了,我的小弟弟忍不住要火山爆发了。我只是想你脱了衣服,让我看着你的身体自慰,就这样而已。可以吗?」

  我由于刚才的春梦和自慰,现在还有点冲动难消,加上他只是光看不动,心想韩平只是自己打打飞机而已,也没什么,就当帮帮他吧。我现在这个诱人的样子别说他,就连自己看着都觉得受不了,也很难怪韩平会有生理冲动的。想到这里,我也难以控制自己的欲望,明明心里有一丝兴奋,但还是装作很勉强地说:「好吧,只看不动喔韩平。」但其实我感到下面已经忍不住在流水水出来了。韩平一听兴奋得不得了:「放心,绝对不动,绝对不动。」

  我脱掉了衬衣和短裤。「习……」我听见韩平深吸了一口气,呼吸变得凝重起来,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裸露的身体。我偷看到刚刚脱下的裤裤裆部湿了一块,觉得怪不好意思的,但下面好像水水流得更厉害了,原来的自己变成女人之后,男人时的那种色欲被充分激发出来,难道自己要变成一个淫荡的女人吗?就像梦里一样……

  不敢往下想了。几分钟过去,我被韩平盯得有些不自在,虽然都是男人,但脱光了被另一个男人这样子看,还是很不自然。加上空调吹出的冷气,我感觉到自己的乳头都好像变得硬硬的。不过都已经答应韩平了,又岂能言而无信,只好由他看吧。我把头扭向一旁,眼睛害羞地闭上,但是又怕他乱来,留出一条细缝观察他的动静。

  这时韩平开始自慰了,他脱下裤子,一根又长又粗的肉棒弹了出来。天啊,想不到韩平的小弟弟比我的粗大许多,龟头充了血红扑扑的,有点吓人。韩平开始用手上下搓弄他的小弟弟,眼睛盯着我的胸部和下体,还发出低声的呻吟。他的身体又与我靠近了些,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的气息。我开始局促起来,不是怕他会有什么非分之举,而是自己好像也被眼前的景象激起了欲望,加上刚才的春梦自慰还未完全平息,看着韩平粗壮的阴茎,竟然好像渴望它进入自己的身体,欲望似乎变得有点不受控制了。

  就在我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,韩平射了。乳白色的精液溅得到处都是,射到我身上也有一些。只见他一脸满足的表情,身体慢慢疲软下来,倒头便睡,嘴里还在嘀嘀咕咕:「谢了孙寒……我好舒服哦……」我差点没笑出声来,这个家伙虽然好色,但还是蛮规矩的,如果刚刚他忍不住要弄我,可能我已经……我不敢再往下想,觉得自己真的变得好色喔。赶紧把弄脏的床清理一下,还把卫生纸凑到鼻子闻了一下,噫,好难闻喔。天啊,我怎么会变成这样?变成女人后,怎么不难过,反而好像很自然,很享受呢?

  在韩平身边躺下,因为床比较小,跟他基本挨着了。感受着他的气息,我的欲望好像又被撩拨起来,呼吸越发凝重,小乳头硬挺挺的,下面好像也湿润了。确定他熟睡状态后,我再也忍不住,开始抚摸起自己的身体。我右手来回揉捏着双乳,食指还轻轻摩擦着小乳头,那感觉真的很舒服。其实我以前也是这么玩的,只是变成女人之后感觉完全不一样了,就像一个装了水的气球,手感柔软而有弹性。摩擦乳头传来苏苏麻麻的感觉,感觉整个心像悬起来一样,呼吸紧张。「啊……」我不小心哼出声来,因为实在太爽了,但又怕惊动韩平,只好尽量克制着自己的动作,一边放荡地自慰,一边偷偷摸摸怕被发现,真是刺激极了。

  我的左手在湿穴中探索,中指都伸进去有一段距离,来回地抽弄着。拇指在洞口处发现一个突起,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这里就是女人的阴核了,用拇指轻轻按压拨动,「啊……」我又叫了出来,这次声音更大,因为一种触电般的感觉向我袭来,我已没办法停下来了。实在受不了了,我把食指也插进阴穴,下面实在痒得难受,感觉自己两根手指都不够用了。难道,难道我是在渴望阳具的进入吗?原来这种空虚的感觉是这样的,我只好加大了手指抽插的力度,拇指也跟用力的摩擦阴蒂,水水像春潮泛滥一样不停地涌出,整个大腿根部和我的手指,都湿得一塌糊涂。

  哦,太,太舒服了……我感觉自己快要高潮了。这时,快感到达顶点,身体开始抽搐,颤抖,手指继续抽插几下之后,身体瘫软下来。我在疲倦中开始缓缓入睡,带着无比的满足。韩平还是睡得像死猪一样,我也放心地沉沉睡去……

             (8)韩平忍不住了

  「喂,起来了。」不知睡了多久,我听见有人在耳边轻声叫我,全身还有阵阵酥麻的感觉,好像有人在拨弄我的乳头一样。「嗯?」我微微睁开眼,只见韩平正一丝不挂躺在我旁边,一只手搂着我的腰,一只手的手指在我乳头上轻轻划着圈。「啊,韩平你干嘛!住手!」韩平被我吓了一跳,愣在一旁。我一下子跳了起来,发现自己衣衫半解,双乳裸露,短裤扯到了大腿处,这才想起昨晚自己自慰一幕,不由得泄了气,一屁股瘫坐在床上,拉起毛毯把自己的身体卷住,脸上热得发烫。我望着凌乱的床,还残留着淫水渍的床单,脑袋一片空白。糟了,怎么感觉自己越来越像女人了呢。

  我望着手足无措的韩平,狠狠地说道:「我昨晚又做那个梦了,你可别趁机乱来哦。」「好的,好的……我只是醒来后看到你这个诱人的样子,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而已……」韩平小声应对,样子还真有几分滑稽,像一只偷吃的猫,做了亏心事一样。「我们起来吧,上午的选修课你帮我请个假。」

  「好,我回学校吃早餐,你怎么办啊孙寒?」「我自己待会出去找点吃的吧。」说完,我才想起,自己现在这副模样,怎么出去呢?胸部这么明显,男装不可能再穿了,难道要穿女装?韩平好像知道我的心事,转身到衣柜里找了几套女性内衣出来,放在床上,说:「这是阿燕留在我这里的内衣,你先拿一套顶着吧。我再把她的衣服给你找几件。」我想也只能这么办了,谁知道伶起来一看,天啊,这哪是内衣?这两个人是天天在这里玩性爱游戏吧,怎么每一套都是如此性感,布少就不说了,颜色性感也不说了,基本每一套都是半透明状的,穿起来不是隐约看得见乳头,就是遮不住下面的毛毛。还有打开拉链就露出三点的款式。
  我心想穿了这个,不就是刺激韩平吗?不过没有办法,总比不穿要强。我于是挑了一套相对最多布的,白色的蕾丝材质,半透明的bra和类T字内裤。内裤还算比较容易穿上,不过由于臀部过于丰满,穿上后觉得绷得紧紧的,后面的一段窄带完全陷入股缝中,感觉不舒服。上身的bra就没那么轻松了,阿燕的尺寸已经是34B了,但我戴上之后后带却怎么都扣不上,难道那里还在变大吗。
  这时,韩平把衣服拿出来,看到我在费劲地戴bra,急忙走过来说:「不是这样弄得,我来教你。」说完把我的bra拿过去,反过来围在我的胸前。「我平时看阿燕是这样戴的,先把它反过来,扣子在前面,先扣上。然后再转过来,这样子。」说完就按说的帮我戴,果然戴上去了,他还细心地把我的bra整理好,把乳房挪放到适中的位置。只是期间他似乎有意无意的触碰我的乳头,把我搞得心如鹿撞,又想起昨晚自慰的感觉……

  这时,背后的韩平突然把双手分别伸进我的bra里,搓捏起我的两颗乳头。「啊……住手……韩平你……」我还没回过神来,酥麻的感觉好舒服啊,双手无力地抬起又放下,就这样被他玩弄着。「对不起,孙寒,我知道这样不好,但是对着现在的你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了。我早上捏过你的乳房,真是太有弹性了,比阿燕的身体还要有手感……」

  我听了真是无可奈何,又有些兴奋,因为阿燕之前在我们眼中已经是女神的身材了,现在的我比她的三围还要傲人。我不禁意乱情迷起来,这时,我感觉到他的手从后面拨开我的T字裤伸进了我的下体,试图摩擦我的阴穴。这时我突然回过神来,挣脱掉他的双臂,转过身用尽全身力气把他推开。「韩平,请你别这样!我现在遭遇这样的情况,都不知道能不能再变回自己了,你懂不懂我的心情?我可能一辈子变不回男人了,一辈子要做女人了!我现在很着急要搞清楚这件事,你却只顾吃我豆腐!」说完,我气得泪珠都快掉出来,身体像失重一样,倒在床上。

  韩平好像也很后悔,道了一长串的歉之后,出门上课去了。我整理了一下内衣,挑了一套阿燕的衣服穿上,也下楼去吃早餐了。


             (9)神器的开关

  出门之后,发现路过的行人尤其是男的都盯着我看,我才知道自己挑错衣服了。我挑的是一件短装的贴身白衬衫,质地比较薄,光线好的地方就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衣。里面的bra又正好是白色半透明的纱质,结果乳头就好像若隐若现一般。下面就更糟糕,深蓝色的短裙实在太短,好像刚刚能遮住小屁屁,但偏偏我的屁屁又圆又翘,走起路来又一颠一颠,白色的T- back丁字裤就好像随时都有曝光的危险。唉,真是太失败了,第一次当女人,连挑衣服搭配都不懂,搞得本来想低调地下来吃个早餐,结果却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,为避免再节外生枝,只好草草吃完走人,狼狈得要命。

  回到韩平的斗室,经过衣柜旁的镜子,我才看到自己女装后的模样。难怪刚才会引起骚动,连我自己都被深深吸引,虽然是暴露了一点,可是真的很好看,很有明星的范儿。而且傲人的三围简直可以去拍丰胸美体或者内衣广告了。唉,似乎变成女人后的自己比原来成功多了呢。「哎,其实做女人也不错嘛。」啊,我在说什么呢,我拍了几下自己的脸,让自己别乱说话。

  静下心来后,我把那个奇怪的阳具拿出来放在书桌上,准备好好研究一下这个东西。虽然这是一个金属器具,但是下半部分却包裹了类似人体皮肤的材质,摸上去硬中带软,像一个真的阳具一样,但上半部分却很明显看到里面的复杂结构,顶端好像一个电源开关插头。

  我决定案件重演一下,看看那天这个东西是怎么从我身上掉下来的。我把短裙掀起来,摘下丁字裤,把这个阳具放到阴穴上。站起身,果然它又掉下来了。突然,我想起那天自己是被大块头撞了一下,然后才出现后面一连串怪事的。会不会是因为那一下剧烈的振动?想到这里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,拿起那个假阳具,往自己阴部用力的插进去。

  「啊!」这时,我感觉自己全身遭受跟那天一模一样的电击,电流在我全身游走,身体的细胞不断重组,似乎又要炸裂了。大概过了七八分钟,我感觉异样消除了,睁开眼睛,奇迹果然出现!

  我的小弟弟活过来了!跟以前一样,它又变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。我的身体也恢复了从前的模样,乳房消失了,骨架也变大了。「太好了!」一说话,连声音都恢复成原来的男中音。这实在太神奇了,这个奇怪的阳具,竟然让我从男性变成女性,又从女性变成男性。

  哎,慢着,这么说它不就是一个开关吗?那天的撞击,可以看成把它拔掉,我就变成女人。如今我把它插上,就变成男人。那就是说,我以后可以随意转换自己的身体咯,想变成男人就变男人,想变成女人就变女人!这下我可兴奋了,完全忘记刚才电击的痛楚和疲累。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,我俯下身子,双手紧握着自己的小弟弟,闭上双眼,一、二、三!用力一拔,果然!小弟弟又再次变成刚才的机器状,我也变成了「女孙寒」。我紧紧握住这个神奇的器具,简直把它当宝贝一样。男人有男人的长处,女人也有女人的优势,这下我可是两样俱全了。有了这个变身功能,我就相当于具备了最强的伪装啊。

  嗯,等韩平回来我要赶快告诉他!为了给他一个惊喜,或者说惊吓,我又把阳具装上,变成了男人,然后找了一件韩平的外衣穿上。


              (10)明器

  中午,韩平回来了,我故意趴在书桌前一动不动,背对着刚进门的他。「我回来咯孙寒,还在生气啊?」他走过来,我突然一转身,「哈!」地大叫一声,雄浑的男声把韩平吓得跌倒在穿上。「孙寒……你……你好啦?」他喜出望外,站起身双手搭着我的肩:「你是怎么好的啊?快说给我听!」于是我便将上午的发现告诉了他,当然,阳具有开关作用这部分故意没跟他说,就只说现在恢复了男身,没说还可以再变成女人。只见他听了先是很开心,但突然又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情:「这么一来,你以后就不会再变成女人咯。」我一听就暗自发笑,背过身,手偷偷地伸到下体用力一拔,接着回过身,娇滴滴地叫了一声:「韩平,你看看我是谁?」韩平惊呆了,孙寒……你……?「是的,我可以自己控制了。」接着我把整个情况都跟韩平道出,我们还给这个神奇的阳具起了一个名字:「明器」。日月为明,这个能改变阴阳的器具,就叫它明器。

  韩平兴奋地把我抱了起来,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。这一次我没有再拒绝,一来是心情变好,二来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,我可以随时变回作自己,就算变成女人的身体与兄弟发泄一下,又有什么不可呢?而且,感觉女体化后的自己,对性也有比以前更强烈的需求。

  刚刚因为要把明器从身上拔下来,所以把短裙提得老高,现在才发现,整个T字内裤都露了出来,因为裤裤太小包不住我的阴部,所以整个下体处于半露状态,毛毛都能清楚看到,好不色情。我正要把裙子拉下来,谁知道韩平也看到了,将我的手抓住:「孙寒,可以让我好好看看你那里吗?」我害羞地点点头,又刺激又不好意思,只好傻傻地站在那里,让韩平蹲下来把头凑在我的下面,细细观赏着我的下体。真是羞死人了。只见经验老道的他把我的内裤拉到膝盖处,示意我坐到床边,然后用手把我的双腿分开。这样一来,我的整个阴穴就在他眼前暴露无遗,好不淫荡。我羞得不行,用手把滚烫的脸遮住,毕竟这种体验是从来没有过的,只能任由韩平开发调教。

  我伸手触碰自己的阴穴,想遮挡一下,发现那里早已经湿润得一塌糊涂,手指上全是黏滑的淫液。我的这一举动好像提升了韩平的欲望,他将我的手放在我的双峰上,示意我搓捏这对可爱的尤物。而他自己则一边盯着我的下体,一边开始掏出他的小弟弟套弄起来。我只好顺从地双手同时按摩起两个乳房来,还学着之前AV电影里看回来的样子,用手指沾了一些唾液然后涂抹在乳头周围,这样湿润润的,揉搓起来就更有快感。韩平在我的刺激之下,站了起来,用力加快速度上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,龟头上不断渗出透明的粘稠液体,并不断发出哼哼的呻吟。我也受不了了,把手再次伸进自己的洞穴,顺着湿滑温热的阴道一路往里探,并来回抽插,发出「啧啧」的声音,每一下都感觉到无比的快感。右手也开始抚摸起两个柔软的乳房,用手指在两颗乳头间来回划着圆圈,并时不时搓捏几下,嘴里也开始附和着韩平娇吟起来。「呃……喔……」就这样,我们两人面对面地自慰着,小小的斗室顿时充满一股色情的味道,好不销魂。

[ 本帖最后由 皇者邪帝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